您的位置: 首页 >职称答辩>申报高级政工师论文答辩实录

申报高级政工师论文答辩实录

时间:2016-01-05    来源:政工师职称网    浏览:112

申报高级政工师论文答辩实录

   11月3日,破格申报高级政工师的29名(包括4名申报教授级高政)政工干部在长沙进行论文答辩。按通知要求,我上午7点多钟来到星沙开源鑫城贵宾楼,大厅里早已坐满了人。

    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答辩,没想到一脚踏进这个特别的考场就感受到一种特紧张的气氛。大家各自坐在沙发上,拿着自己发表的论文在默读,有人还用笔在抄写着——大厅里很安静。

    陪同我来答辩的我老婆见此情此景,又开始催着我“复习”。这些天来,这个“家长”天天逼着我这个“学生”准备“功课”——看论文。我却总是上紧不起来。我申报时交的6篇论文,虽也打印了一个提纲,但一直就装在塑料袋子里,没看过。我不解那些临阵磨枪的同行们,都到这时候了,还在拼命地记呀,背呀,抄呀。我以为参加这样的答辩不需要背,不需要记,评委大不了考一考参评人员论文里的某个要点和一些专业概念。否则,如果答辩者需要把自己的整篇论文的构思,脉络,乃至于全篇的文章背下来的话,那评委也太不近人情,也太折腾人了。

    8点多钟,一位工作人员在大厅里开始宣布“答辩须知”,说,今年又有好多老面孔,有的同志还是第四次、五次参加答辩了。他很遗憾地告诉各位,这次,正高的名额又只有1个,副高通过的名额也只有百分之三十。就是说在25名申报副高的人员里,只能过8位。这时我注意到很多男士女士,表情更加严肃,越发紧张起来。这位工作人员又说:“我从内心里不希望一些太熟悉的面孔明年再见了——在这个地方跟同志们再见,不是好事!”

     抽签的时候,我放眼一看,几十个男男女女,平均年龄都四十好几,或五十开外了,大家都在紧张着,不愿意抽在前面。我却很是平静,一来自己历来把“高级政工师”看得很平常,甚至于说“不太当回事”,(我所在公司的同行多半都早我拿到这个职称了,有好几个工作情况、学历、职务和我差不多的同行早我近十年就拿到了这个职称);二来我认为论文答辩,除了需理解作者自己的论文(实在不必要死记硬背)以外,更主要的是拼一种文化的职业的思考与平时的阅读与经验。

    我抽的是10号签,老婆很高兴,觉得我手气蛮好。此时,大厅里有了一些人气和热闹,大家相互打问抽的签号、工作单位、报了多少篇论文。有好几位“老面孔”还在给像我这样的“新面孔”面授机宜。我坐在沙发上剥着一只桔子,一位身材苗条、清秀、漂亮,戴眼镜的女士坐到我身边,问我:“你去年来吗?”我说:“没有。”她说:“我去年没过,昨晚一夜没睡着。”我说:“那么紧张呀。”她说:“我是21号,答辩要下午了,但我现在就开始紧张了。”接着,她说她今年47岁,年龄大了,现在越发觉得搞职称难了。我有点吃惊,面前这女子,看起来,很年轻,顶多像是三十出头,脸面白净,儒雅,加上鼻梁上架着眼镜,看上去一脸的文化。只可惜这位女士被眼前面临着的“大考”紧张得一脸的痛苦状。我身边的另一位老同志很健谈,他58岁,17号,来自冷水江,从他的说话中得知他对于此次答辩也是尽了全力,但胜败难卜,心里正忧虑着。

     答辩开始后,当一位女工作人员叫到6号时,我看到几个即将答辩的女士在反复说自己太紧张了。我觉得这些“老政工”真是值得同情。我看到其中一个大姐抽到了答题条,问题是:“思想政治工作如何创新”。我试图想鼓励这位大姐,说:“这个题好答呀!”大姐说:“我还是记不得,不行,我得再看一看。”大姐又把头埋进了一本杂志里。后来,这位大姐答辩出来了,大家都问她情况如何。这位大姐先是无言,稍后几近自语:“评委也是要不得,问我对前不久那个什么粮油参假的新闻有什么看法(这位大姐是粮食部门的)。我怎么会准备这类题目罗!我明年就退休了......”说完,她悻悻地离去了。一时,我们都无话,大家目送这位大姐走了。

     一个年约三十出头的评委出来上卫生间,他来到我们当中,提醒大家说:“你们都太紧张了,尤其是女同志,一紧张就表达不好。前面两位女同志都因为紧张没说好。男同志好一些,不过刚才也有一个男同志比女同志还紧张,几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”我们都很认真地听着,这个评委接着说:“我说呀,你们不要把评委看得过于严肃,评委也同你们一样,也是正常人。”这个评委走后,一位穿黑色长外套的女士把手中的一本杂志往沙发上一丢,说:“我答辩时,非得要把书摆在桌子上,不然,我会紧张得不行,会什么都记不住。”我笑了笑,说:“要得,与其面对评委没有话说,不如干脆打开书。这样有话可说,比没话说要好些。”

     11点40分,工作人在喊,上午最后一位是10号廖建华。我去抽了一张问题条。纸条上是用钢笔写的这样一道题,“你如何理解思想政治工作与企业文化的范畴不同”。这题涉及到我论文里的几个要点,我翻了一下打印的论文稿,就在那张条子的反面匆匆记下几个要点。没等我写完,工作人员又来了,领我进了答辩的会议室。

    我面前坐着5个评委,有一个评委说,给你一分钟自我介绍,五分钟回答问题。

    我自我介绍后,先是回答纸条上的问题。尽管我之前动笔记了一下这个问题的要点,但面对评委时我却全是临场发挥,自由表达,甚或有点信马由缰,话题扯得有点远。几位评委的表情告诉我,他们对我的答辩是满意的。有一个评委问我:“你的材料里,谈到你们公司的思想政治工作深度融入生产经营,请谈谈具体途径”老实说,回答这样的问题,我用不着过多考虑,更用不着过于紧张。我不但写过这方面的材料,发表过这方面的言论,而且也有太多的事例可以佐证我要回答的问题。我答完后,提问的那个评委微微点了点头。坐在中间的一个评委,问:“你们公司有农民工吗?”我说:“有。建筑企业都有农民工。”问:“加入你们公司的农民工都感到很满意吗?”我说:“尊敬的评委,你这个问题正是如今建筑施工企业一个带有时代特征的问题,但不能一刀切,不能说农民

 
1 2 

【版权说明】政工师职称网所载文章来源于各精品期刊数据库,仅供学习交流参考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指出,我们会删除有关内容!

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 我要评论

发表评论

友情提示: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
*

 验证码

*